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简介 -> 法官风采

我家的“献血经”

  发布时间:2014-12-30 08:16:22


   “喂,思杰,这两天献血吗?去时叫上一声,咱们一起去!”这是一个朋友前几天给我打的电话。挂断电话的次日,我再次登上献血车,参加了自身生涯中的第十六次无偿献血。如今已获得了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铜奖的我,回顾自己二十多年来的献血史,倒也觉得别有一番感想。

    我的献血动机,缘于父母的卖血。家在农村,父母均是农民,上世纪七十年代时,家境贫寒,父母双双参加了村里组织的卖血队。依稀记得小时候坐在父母自行车上随同父母奔波于新乡市区的各个医院,为的是能在来回的路上见见火车(注:辉县不通火车),父母献血后,能给自己买点好吃的东西。

    我第一次献血,缘于好奇。参加工作后,上世纪九十年代,单位曾组织过几次献血。那时候,单位给补助,但大多数人还是不愿参加。可能是受父母的感染,我好奇地参加了。看着粗粗的针头,我不由地将头扭向一侧,直到如今,我还是不敢直视针头刺入皮肤的那一刻。我害怕针头,但我热衷献血。

   《献血法》施行以后,缘于习惯,我继续献血。只是起初坚持得不好,八个月、十个月地去献一次。

    2009年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认识到了健康的重要性,献血有利于健康。缘于健康,我开始进入“献血倒计时”,每次献血以后 ,我就将日期记在手机上,提醒下次献血时间。只要临近“六个月”的解禁期,我就会经常看看时间,默默督促自己准时参加献血。我所在的县城,市里安排每周二上午定点派车前来。每次献血的人都排着长队,为了节省时间,有时我让朋友代我排队等号,有时我临近中午赶人少时去,不少时候我就干脆去新乡市区的定点献血处献血,市里人少,不用等,有保证。

    2013年,我女儿上了大学,暑假回来,我动员她参加义务献血。女儿以前听得多了,见得多了,顺利地接受了我的建议。为了消除她的恐惧心理,去献血时,我和爱人专程一起陪她去新乡胖东来献血屋,那里的条件相对好一点儿。就这样,女儿走上了献血路。今年8月份,暑假仅在家住了半个月的她,趁了一个周二的早上,又主动登上了献血车。

    文章开头提到的最近一次献血时,我特意让随同的朋友给我照了献血时的照片,放在了微信的朋友圈里,远在外地工作的弟弟看到以后,给我发了“双手鼓掌”的点赞。与四、五年前已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银奖的弟弟相比,我做得还远远不够。电话里,我与弟弟约定:“咱俩都拿金奖”,弟弟笑着说:“恐怕你撵不上我了,我已经拿到领取金奖的通知了!”

    看来,我真得继续加油呀!

责任编辑:王泓毓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970963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hj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